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嘻嘻TV怪闻频道

鸡蛋涨价了,咸蛋、皮蛋也跟着涨了

 
 
 

日志

 
 

忘年知己 送尸还魂  

2009-10-27 13:20:48|  分类: 社会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颜知己”死异乡 女子卖店送尸还

  27岁的白血病青年令狐克伦最终回到了贵州仁怀市中枢镇的家乡,虽然抵达时已经是一具冰凉的遗体。他18日不治去世,其姐姐令狐克红和的厚街女老板芬姐(应采访对象要求未用其全名)行车18个小时,历经1500多公里,送了他人生的最后一程,上演了东莞版的《落叶归根》。

  送令狐克伦回家的女老板40多岁,至今独身。她承认,在东莞4年的相处中,他们已经超越主仆,更像是知己的关系。为了筹集送“知已”回家的费用,她贱卖了自己的公司。她还在他墓前写下一首诗:“两地银山总如画,白帆斜阳何时挂。倘能与伦重相逢,执手秉烛话通宵。”

忘年知己 送尸还魂 - 光流 - 嘻嘻TV怪闻频道

    知己档案

    男:令狐克伦

    27岁,公司员工,贵州人

    女:阿芬

    40余岁,公司老板,东莞人

    卖公司,送他最后一程

 

回忆将芬姐带回10月18日那个伤感的日子。

  令狐克伦已经从东莞康华医院转院到广州陆军总院第六天了,经过前一晚的高烧,光着膀子的令狐克伦迷迷糊糊,又非常烦躁,因为感觉燥热而用手把自己身体抓得到处破损。“医生说因为血小板已经没有用了,所以抓到的地方立刻出现瘀血。”一直守候在身边照顾了他几个月的姐姐令狐克红心想,弟弟快没了。

  “我要把他送回家去。带回去只剩灰的话,魂就回不来了。”这位30多岁的农村妇女很坚决,她想哪怕魂回不去,让母亲看到惟一的儿子最后一面,也算还老人一个心愿。

  但是天真的她并没有想到,一位垂危的病人也许很难承受1500公里的回乡路,弟弟万一路上断气,按照现行的殡葬管理条例,必须在死亡当地实行火化,这也是电影《落叶归根》原型李绍为千里背尸回乡,却半路被警察截下的原因。

  同样陪伴在令狐克伦身边的芬姐支持她的这个想法。她让令狐克红去找愿意送尸还乡的救护车,自己则先返回东莞。“你们不要等我,等他做完这次洗肾,直接送他上路,我们在京珠高速见。”说话当时是18日早上10时,令狐克红不知道的是,一直支持弟弟的芬姐在这个时候还要回东莞,原来是要卖掉自己阳光快递公司的资产。

  “5月份开始筹备,前后投入了12万,结果最后卖了,连5万都筹不够。”

  当天下午4时多,令狐克红找到一辆专门送病危者还乡的类似急救车结构的面包车。

  再见时,人已断气离世

  “京珠高速,不见不散。”18日当天下午4时,芬姐带着卖公司得到的几万块钱从东莞驱车上路,但5时在京珠高速入口处服务站重新见到令狐克伦的时候,他已经断了气。

  令狐克红当时哭得泣不成声。她向记者回忆,弟弟上车的时候还有呼吸的。行车十几分钟,她下车给司机和随行医生买水,结果回来就看到医生双手挤压在令狐克伦的胸口实行抢救。医生的努力没能使令狐克伦的心脏复苏,他断气的时候没有亲人和朋友在身边,这让令狐克红很难过。

  芬姐知道自己开不了车了,把自己的车让随行的令狐克伦表弟开,自己坐上面包车陪伴在令狐克伦身边。“他的身体还是暖的,我就这样摸着他的手,看着他一点点冷下去。”芬姐回忆当时令狐的脸色很安详,甚至比在医院受病痛折磨时舒缓多了,只是这个人再也不能开口说话,也没留下什么交待。

  车整夜朝着贵州前行。一向清醒的芬姐只顾着对令狐克伦的遗体说话,反倒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令狐克红提高了警惕。“我让医生把窗帘拉上,把点滴打上,氧气也开着。一路上都要非常小心。”令狐克红回忆每到收费站停车,她心里都特别紧张,生怕有人冲出来把他们抓住,因为这样运送尸体是违法的。

  回到家,亲人不碰遗体

  第二天19日上午,令狐克伦的肤色已经开始变紫。汽车驶入贵州境内,遭遇大雨。尤其从仁怀市中枢镇到令狐克伦家乡小村庄的那段公路,已经泥泞不堪,致使令狐的遗体随着汽车颠簸,令狐克红与芬姐都紧紧扶着他,虽然他的身体已经没有知觉。

  “那段路真的很难走,如果令狐真能熬到那时,也很有可能死在那段路上。”芬姐当时在车上很难受,但是谁也不敢下车停歇,因为怕遇到突如其来的警察。

  19日中午11时,车停下了。芬姐推开门一看,雨还是下得很大,二三十辆摩托车聚集在面包车后,男人们没穿雨衣,雨水打在他们的头盔上,他们都是闻讯来接令狐的村民。看到这个情景,一直没流泪的芬姐终于哭了。

  四五个男人扛着担架,把令狐克伦的遗体送回他的家。芬姐回忆,那是一间70平米的平房,已经摆了四五桌酒席,等着给这位早死的青年送葬,中间一位高高瘦瘦的老年妇女哭得最伤心,她就是令狐克伦的母亲。

  “我妈哭得最伤心了。”令狐克红说,因为弟弟的不治之症,母亲患上精神疾病。而令狐在今年8月检测出来的骨髓匹配者,就是他的另一位亲姐姐令狐克琴,但是因为还差18万元的手术费,最后“被病情拖死了”。

  令狐克红很自责,她一直说:“我觉得对不起他(令狐克伦),遇到我们这样的姐姐是他最大的倒霉。如果我们有钱,他就不会这样死掉。”面对遗体,女人们哭得很伤心,但让芬姐觉得奇怪的是,包括令狐克伦母亲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碰令狐遗体一个手指头。

  “我碰。”令狐在那时已经死去将近20个小时了,但是芬姐说牵着他的手,一点也不怕。她说自己不想认识令狐家里任何一个人,不想跟他们说话,她认定自己在贵州只认识令狐一个人,令狐死了,她与那个村庄也再无瓜葛。

  女老板在令狐克伦坟前所赋诗

  两地银山总如画,

  白帆斜阳何时挂。

  倘能与伦重相逢,

  执手秉烛话通宵。

  一段情,随遗体入葬

  10月21日,令狐克伦在家乡下葬,那天天气特别好。村里的人都给这位外出闯过世界的青年送葬,芬姐也在其中,但谁也不完全清楚她是怎样的一个身份,与令狐是怎样的关系,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将他送回家,而且还在令狐2006年到莞工作后,长期资助和照顾他。

  芬姐说,那天在送别送葬的人群走后,她悄悄留在令狐克伦的墓前,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一首诗,随即把它烧掉了。昨日与记者面对面时,她仍能清楚地背出诗句:

  “两地银山总如画,

    白帆斜阳何时挂。

    倘能与伦重相逢,

    执手秉烛话通宵。”

  她说自己读古文,其实是受了令狐克伦的影响。这位阳光大男孩通晓历史,对她不清楚的账目也能轻巧地算出来。她承认,其实在东莞四年的相处中,他们已经超越主仆,更像是知己的关系。

  记者走访令狐克伦生前经常买“红双喜”烟的烟摊,老板说起令狐和他老板的感情不错。而芬姐贱卖自己的公司为令狐筹钱治病时,另一位合资伙伴虽然表示同意,但还是半笑半骂她“傻女人。”

  “别人说我傻我也认了。男的有不治之症,女的比他大十几岁,结合是不可能的。”芬姐回忆起两人以前相互依赖的日子:每天起床都要互通电话,问对方醒了没,今天做点什么;吃饭也一起吃。说到送葬的时候,芬姐说自己并不在乎什么名分,欣慰自己能在令狐克伦最后的日子与他相伴,但最大的悔恨,就是自己没有筹到足够的钱给他做手术。慕思.南都爱心基金、广东狮子会旗峰服务队以及南都读者给令狐6.5万元,一直让她感激不尽,一项一项地抄列在笔记本上。

  现在回到东莞,失去快递公司的芬姐仍然需要面对生活,她还有另一家制衣厂需要打理。“你说奇怪不奇怪。”在即将结束谈话的时候,芬姐突然用轻快的语气跟记者说,“我回到东莞当晚,就是重阳凌晨,我梦见令狐就在快递公司工作,像以前一样。但是精神比以前更健康了。”她的手提袋装着令狐今年春节拍的艺术照,小伙子眼袋虽深却很会摆酷,只是这辑照片里没有一张两人的合照。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