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嘻嘻TV怪闻频道

鸡蛋涨价了,咸蛋、皮蛋也跟着涨了

 
 
 

日志

 
 

所谓“潜规则”就是陪睡觉?!  

2009-07-29 09:32:21|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一记者被指诱奸新闻当事人

潇湘晨报7月29日报道 网络再掀风云。去年曾被网友热传《“裸体寻母”的云南少女彭春平》(见附文)28日再次现身网帖,不过这次出现是以“云南某报记者张某以帮助彭春平为由,提出要彭陪其睡觉”的热门话题而来的。事情缘何会到这一步?记者昨天电话采访了当事双方。

网帖:“云南裸女”被记者潜规则

在论坛上,一个以“中国二肥麦”名字发布的网帖被炒爆。这个发于7月26日10点22分的帖子,主题是云南某报记者答应帮助彭春平,诱骗她上床。从昨天上午开始,这个帖子每小时的访问量达到万人以上,截止到记者昨天下午4点发稿时,该帖浏览量达到40万人次。

帖子说,“禽兽记者张宇光以帮助云南裸女寻母的彭春平报道她家事情,并担保在云南某报上发表为由,提出要潜规则陪其睡觉。也许彭春平为了早点找到失踪的妈妈,也许彭春平为了早点为爸爸平反,最后答应了!”根据帖子描述,彭春平什么都没有得到,“包括一篇她最想要的报道”。“她曾经发信息质问张宇光为什么没有报道,却被张宇光叫其滚蛋,别来纠缠!”

“当地的翠湖派出所已经介入调查,张宇光也承认和女方发生8次性关系,并准备赔偿彭春平1500元。”“警方建议女方向张宇光的单位反映情况。”帖子说,彭春平保留了一些证据,包括对话的信息。

女方:“保留有证据,才敢说话”

通过多方查找,记者昨天中午12点20分联系上彭春平。彭表示,帖子她没看到,但被张某诱奸的内容是真实的。“张某诱骗我上床8次,我至今保留有证据,所以才敢说话。”她说。

彭春平说,她上月末在南京做完节目,然后回到昆明,张某在昆明火车站接的她,那天是7月1日,也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此后几天,张宇光发信息说如果我喜欢他,他就帮我搞定我家的事,包括把我父亲母亲家里耕地的事全都捅出来。”彭说。考虑到自己努力了一年都没找到母亲,也没能把家里的事摆平,彭说自己违心地回复张说“喜欢他”,以求事情能有新的进展。

“就这样,7月10日我被张带回了他的家,到17日为止先后发生8次性关系。”彭告诉记者,张今年47岁,离异10年,家住昆明中和巷9号某机关家属院。

17日,彭发现张只是诱骗自己上床,并没有写稿,于是决定离开张并揭发这件事。彭春平说,她至今保留着一些张诱骗她的证据,包括一些短信,比如本月25日张发给她的“我想X你”的信息。

17日他们分开时,彭一直紧跟张,希望有个说法,张后来拨打了110,是昆明翠湖派出所接的警。在派出所做笔录时,张只承认跟彭是恋爱关系,而不承认诱骗,但承认发生了8次性关系。

据彭春平说,张在7月13日带她到禄劝县去采访,出发前在昆明给她买了一条牛仔裤和一双鞋。“他跟采访对象说我是他女儿。”彭说,16日张要求彭离开自己,“他开始打烂茶杯装做割自己的手腕,还把头放在马桶里,逼我离开他。”

男方:“会诉诸法律,讨回公道”

昨日下午2点,记者拨通另一当事人张宇光的手机。张宇光说,网上帖子内容确实牵涉他本人,但网上帖子纯粹是“乱说的”,属于“诽谤”,“我会诉诸法律,讨回公道!”

他说,彭春平到他家前设了一个圈套让他钻,她找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报道她家里的那一堆事。“这个女人居无定所,目的就是要找个地方住。”张宇光表示,彭的精神状态有问题,“她不允许我去采访其他当事人,只能按照她的陈述写稿子,这怎么可能呢?所以我就没法给她发这个稿子。”

张宇光还说,为了让彭春平走人,他用了各种自残的方式,甚至当彭的面用烟头烫自己的手腕。

对于记者问的“是否你真跟她上了8次床”的问题,张很警惕地问“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并表示“你们不要采访,大家都是记者”,随后表示,他会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我马上就要去见自己的律师”。随后,他拒绝接听电话。

昨天下午3点,记者拨通昆明翠湖派出所电话,接线的警员表示,对张彭之间的纠纷目前无法透露具体细节。

 

附文:

农家少女网上发裸照寻母 自称遭不公待遇

10月24日,网友八一军旗在彩龙中国网转发了一篇《裸体女孩网上泣诉:妈妈我错了,你在哪里?》的帖子,帖子开始以“编者按”的方式说:该文的作者是一位20岁的花季少女,她在发这篇帖子的同时,还附上了数张裸体照片。帖子里写道:“我跳下了一个很美丽的湖,我在湖里被好心人救了起来,把我送到了我住的地方,我的妈妈知道了,妈妈好痛心,就带着我的弟弟佳佳离开了……我选择了在网络发裸照引起关注,让更多的人帮助我寻找我的妈妈”。

之后,帖子以第一人称自述:我叫彭春平,1988年9月3号出生,今年20岁,我的家是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勤丰镇的羊街村委会石旧村96号……可是因家庭发生了不幸,我的爸爸离开了人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爸爸走后,留下的就只是妈妈的无奈和艰辛了…… 爸爸的离开带走了妈妈、姐姐和我所有的幸福和希望,也带来了家庭的从此破碎心伤。我和姐姐很小就被迫离开学校去打工了,家里就象是个永不见光的地狱一样,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不幸,我和姐姐、妈妈一直在地狱中挣扎,祈求阳光的光芒……

帖子在彩龙中国网转发后,立即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关注。同时,围绕着这个20岁花季少女自述的悲惨遭遇,猜测、质疑、怜惜、同情、指责,一时间充满了网络,使事情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然而,记者从网上用此事中的关键词进行搜索后发现,关于彭春平的帖子又几种不同的版本,而且分别是在全国好几个城市发布的,内容大都是陈述家人及其自己几年来遭受到的苦难与困难,其中一篇8000多字的文章全面地细说了她的“经历”,并在文章最后留下了手机号、QQ号等联系方式以及博客地址。

为了进一步弄清事情的真相,记者先通过帖子中的联系方式,与楚雄州禄丰县勤丰镇的羊街村委会石旧村一位自称是彭春平亲属的男子取得了联系,在该男子处证实,却有彭春平其人,也却有彭春平发裸照寻母之事。

是什么样的磨难竟然让一个花季少女舍去尊严?是什么样的绝境使一个花季少女放弃家庭流浪异乡?她的家庭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打击?她现在的境况又是什么样的?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昨天趋车赶往禄丰县,赶往勤丰镇的羊街村委会石旧村……

寻访——

网络裸女原是邻家小妹

下午1点多,记者在勤丰镇猫街见到了久违的发贴女孩彭春平:一件白色衬衣,黑色休闲裤,扎起的长发下是一副清新秀丽的脸庞,本人比照片上的看起来年纪更小些。就这样一个静静地站在路边的酷似邻家小妹妹的女孩,实在让人难以将她跟在网络上发裸照寻找母亲的疯狂举动联系在一起。

“请问你们是记者吗?”车刚停下,站在路边的彭春平就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向记者询问着。在确认记者的身份后,彭春平便主动地介绍着自己最近的行踪,“我和姐姐刚从武定回来,前段时间我一直住在外面的旅馆里。”据彭春平介绍,由于家里的房子已经年久失修成为危房,而姐姐又已经嫁人,她目前已经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家。从外省回云南后,她也只是偶尔暂居在姐姐家。虽然自己的经历曲折离奇,但彭春平言语间透露着一种平静和沉着。

彭春平的姐姐家,是一个四合院式的两层小楼,进入小院大门后彭春平带着记者来到一楼一间房屋外,打开门,就迎面扑来一股霉味。屋子是一个约40平米的单间,里面并排摆放着两张沙发。沙发对面是一个电视柜,29寸的纯平和音箱看起来还比较新。彭春平在一张小凳子上坐下后,便不停地从包里翻出一张张“书面记录”,这些都记录着她的家庭过去遭遇的种种不幸。也许是这些东西让她想起了过去一些痛苦的回忆,在谈话期间彭春平曾经5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哭哭停停地叙述着自己的童年和直到今天的生活。

遇见村长后她满脸怒气

采访过程中,彭春平和家人表示,目前最担心的就是村里重新划给她们家的耕地是否能要回来。带着这些疑虑,记者跟彭春平姐妹俩一起,来到了勤丰镇羊街村委会。

“那个抽烟的就是村长。”车还没停,彭春平就迅速地发现了正在办公楼前抽烟的村长,并急着跟姐姐要下去找村长。

“她们家的地已经重新划给她们了,是她们自己没有去种。”羊街村的村长介绍,彭春平家里的耕地已经经过村委会和村小组讨论给她们预留了,彭春平姐妹俩可以随时重新在自家的耕地上从事农业生产活动。

“分给我们的地在那里?现在都还有其他人种,你们也没有通知过我。”彭春平听到村长的解释后,立刻显变得激动起来,说话的语调也变得跟在家里倾诉遭遇时判若两人。

彭春平和姐姐拿出书面材料,在村长面前不停地比画着,从耕地问题一直说到过去自己在村里所受到的不公待遇,而所有争论的焦点始终围绕着村委会,是否要给罗春平姐妹使用耕地下发一个书面通知的问题。羊街村村长解释了相关文字材料需要镇政府才能下发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彭春平对这个答复显然是失望的,已经略显怒气的脸上又参杂着一种不屈,哀怨而让人畏惧。很难想象,这就是那个在网上深情呼唤母亲的女孩。

姐妹俩呵斥镇政府人员

由于耕地问题没有得到最终的答复,记者和彭春平一行又来到了勤丰镇政府。和到村委会时一样,彭春平下车就很径直往四楼走去,但还是只找到一名村委会相关工作人员。彭春平跟该工作人员似乎早已熟识,一见面就直接将自己的问题和顾虑抛给了对方。

了解彭春平的来意后,该村委会工作人员表示,彭春平的耕地问题村里已经帮她解决了,只要彭春平在工作时间内到村委会说一声,他们随时都可以派工作人员一起陪同彭春平去查看并开展农业生产活动。

“这种话我都听烦了。”彭春平突然大声呵斥起来,她的姐姐似乎也受到了感染,两人一起在村委会工作人员面前用语言宣泄着自己的不满,双方更像是在进行一场争吵。这时的彭春平没有眼泪,没有顾忌,只是不断的大声吼叫着。

记者曾几次劝说也未能完全将情绪激动的彭春平安抚下来。彭春平越说越激动,时而在办公楼前绕着步子,时而挥舞着手里的材料大声呵斥,不知道是想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还是感觉到越来越气愤,彭春平的面部开始抽搐起来,眼神则让人不敢直视。

据勤丰派出所民警介绍,当地政府很重视此事,并且派出所也已经就其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目前关于彭春平耕地,身份证等问题有关部门已经在有序的办理当中。”该民警表示,反映的其他历史遗留问题,由于当时的经办民警已经调离,具体的情况也不清楚。

学芙蓉姐姐以裸抢眼球

她说:只要我的目的达到,就算死也值得

昨天下午,皮肤比视频照里略黑的彭春平接受我们采访时,穿着件白色黑钮的衬衣,头发在脑后绾成一个髻,黑色裤子与黑色布鞋让她显得较干练。说起自己和家人的遭遇,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哭泣。

都市时报:你为什么要发裸照帖?

彭:因为我没办法,为了让大家更关注我家的事情,我听别人说“芙蓉姐姐”以裸成名,我想发裸照会有更多的人看我的博客。

小时候,我父亲因为醉酒不慎烧了邻居家的房子,被判了8年半,那时候,我只有几个月大。父亲入狱后,家里就只有我和姐姐、母亲相依为命。1996年时,我妈妈被村里一个男人强奸了,妈妈当时到派出所报案,可没有过几天派出所的就将那个强奸妈妈的男子释放了……1997年时,我爸爸被提前释放,有一天,我妈妈被强奸她的那个男子的妹妹和妹夫打了,之后爸爸就把那两个人用锄头挖死了。1997年下半年,爸爸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依法判处死刑,执行了枪决。

在北京时,一个好心哥哥劝我可以借助互联网来获得关注,所以我就想到了在网上发帖子,我一直认为,如果妈妈被强奸后事情得到了好的解决,爸爸就不会做出傻事。为了让更多人关注我,我没提“翻案”的事,而是说为了找妈妈,等别人关注我后,我再把实情讲出来。

都市时报:你在哪发的帖子?网友们有些什么反应?

彭:2003年,我妈妈打电话来,说她在河南,但没说具体地址。这些年,我每年都会到河南找我的妈妈。今年我到河南后,在一家发廊里打工。为了发帖子,我租了一台电脑,晚上在发廊里上网,那些裸照都是我用摄像头连拍的。我拍了3个晚上,分别在多个地方发帖,但很多帖子都被删掉了。

没有被删的帖子点击率有的一天有4000多人,有人回帖支持我,要我坚强点,还有人说我很可怜,也有一部分人说我是以裸自炒,说我不要脸,想出名想疯了。

都市时报:你今年才20岁,你不怕这些裸照对你的人生造成影响吗?

彭:我想过,很多人都说我是丢脸、下贱,可是我问过我自己,不管怎么样,只要我的目的达到,就算死也值得。从12岁到今天,我都是一个人在过,我累了。

都市时报:你现在的生活状况怎么样?

彭:四处漂泊,以招待所为家。我也不能回勤丰镇,我的事情早就在这里传开了……

都市时报:你将来打算怎么办?

彭:我也不知道。我想离开这里,明天去广州。对于这个事情,我只在意过程,不在意结果了。今后过一天算一天。

都市时报:你有没有想过用其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彭:我也没办法,互联网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不知道除了那样做,我还能怎样?

编后:

虽然,事情中还有很多环节不太清晰,也有待于进一步调查了解,但是女主人公受到了许多的磨难这一点,我们是能够看得出的。即使她在面对困境时所采取的表达方式,令人无法接受,甚至于唾弃,但我们还是想祝愿她的家庭能够好起来,祝愿她今后能学会正视社会,正视自己遇到的挫折,看到美好的希望和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7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