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嘻嘻TV怪闻频道

鸡蛋涨价了,咸蛋、皮蛋也跟着涨了

 
 
 

日志

 
 

中国藏家蔡铭超拍而不付 鄙视法国佬奸诈  

2009-04-03 09:46:54|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佳士得用“托儿”哄抬中国文物 欲高价卖给爱国华人

中国藏家蔡铭超拍而不付 鄙视法国佬奸诈 - 光流 - 看点新闻频道

兽首身价一路看涨

  悬而未决的圆明园兽首拍卖事件又出新闻,曾在法国委托律师起诉佳士得拍卖行的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主席高美斯昨在京联合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会召开发布会,对外发布了《促进流失文物回归的共同宣言》,表示将采取新的手段追讨圆明园兽首和其它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高美斯向晨报记者透露,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正准备呼吁由法国企业出资购买圆明园兽首并归还中国。兽首因中国藏家蔡铭超“拍而不买”而流拍,有法国企业表示,如持宝人同意,愿意集资购买后归还中国。

  起诉追索遭到骚扰阻挠

  法国佳士得拍卖圆明园兽首前夕,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向当地法院提出了要求停止拍卖的诉讼请求,不过请求最终被法院驳回。

  昨日,该协会主席高美斯向晨报记者介绍,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在启动起诉程序后,有人指责该协会不具备诉讼资格,试图阻挠起诉。高美斯说:“这种说法是不成立的,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是一个注册的非营利性组织,在政府公告报上可以查到。多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中国流失文物的回归工作。因为挑战‘潜规则’,我受到过当面的威胁和警告,有人还说我财务有问题来调查,但这些都无法改变我做这件事情的决心。”

  法企集资有意先购后还

  昨日,高美斯宣布,自己将向正在伦敦出席G20领导人峰会的中法最高领导人写信,呼吁法国政府和企业采取措施,促成圆明园兽首回归中国。

  高美斯的方法是指,由法国文化部牵头,组织法国企业联合集资,通过协商的方式以较低的价格从藏家手中购买兽首,并交还中国政府。“实际上,在佳士得拍卖兽首前后,都有一些法国企业向我表示,愿意出资购买兽首还给中国,这对中法文化、经济等层面关系的修补都是有好处的。不过,目前贝尔热(兽首收藏人)本人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方案,我们还不知道,但我们会努力和他沟通。”

  昨日,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奖者、中国铜雕大师朱炳仁还将一封信交到了高美斯手上,委托他转交给目前圆明园铜鼠首、兔首的拥有者贝尔热。

  朱炳仁在信中要求贝尔热提供两尊兽首的材质、重量、多角度多方位的高清晰照片、表面绒毛纹饰的精微照片、纹饰绒毛的粗细和间距,以及内部喷水装置结构等信息,以便复制两尊兽首。

  2005年,英国将掠来的“大沽钟”归还给中国,随后天津市政府向英方赠送了“大沽钟”的复制品。朱炳仁表示,如果贝尔热能够归还兽首,自己将无偿赠送复制品给对方留念。

  兽首拍卖中可能有“托儿”

  目前,一些声音称海外购流失文物炒高了文物价格,给文物投机商以可乘之机。对于圆明园兽首价格的一路飙升,高美斯则表示“3149万欧元的价格肯定违背了其价值,但拍卖交易如果有人追捧,价格高很正常。”

  他同时还质疑蔡铭超拍而不付款后,第二竞拍人迟迟未能出现的“反常情况”。“我怀疑只有蔡铭超一个人在竞拍,另一个拍买人其实并不存在,因为按照常规,如果第一竞买人不要拍品,是应该由第二竞买人以低价接手的。现在第二竞买人迟迟未出现,不知是何原因。”但高美斯拒绝作出“另一拍买人就是佳士得的‘托儿’”的结论。

  对于中国藏家蔡铭超拍而不付之举,高美斯表示“蔡铭超很有勇气”。高美斯说,事后,有法国人认为他违背了诚信原则,“但我认为这是不得已的办法,否则兽首将真正流失。蔡铭超很有勇气,他能这么做说明他是作好准备的。”圆明园兽首拍卖事件回顾

  2月21日:中方律师赴法阻止兽首拍卖活动2月24日:法国法院批准拍卖圆明园兽首2月25日:鼠兔首分别以1400万欧元落棰,之后买家蔡铭超现身,表示不能付款。

        支持蔡铭超!!!

 

圆明园兽首“拍而不买”真相调查

中国藏家蔡铭超拍而不付 鄙视法国佬奸诈 - 光流 - 看点新闻频道

被拍卖的圆明园兽首

  关于圆明园兽首“回归”的话题,至今已经是第三拨。每次都是,各种高涨的声讨之声伴随着拍卖的开始泛起,也随拍卖的结束而消声。

  从保利购回三兽首,9年过去了,关于文物的“回归”途径与障碍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这次对兽首“拍而不买”,拍者决然而愤怒的态度,倒是比9年前拥有了更多的勇敢和底气。

  可是,除了引来各界更多的争议和质疑,似乎于事无益。

  而“兽首”风波其实是一个侧面,在一次又一次重复的“声讨”之中,我们的民众、媒体、相关部门,能否获得更多的经验和方法,对文物回归施以更加实际和有效的帮助呢?

  鼠、兔兽首“诡异”拍卖始末

  一次出乎意料的“拍而不买”的“壮举”,把一场原本不大的文物拍卖,喧嚣成响彻中外媒体的“大事件”。

  谁,如何,策划了这场没有结局的“游戏”?

  北京时间2月26日凌晨,巴黎大皇宫佳士得拍卖会现场,圆明园鼠首和兔首,分别以每尊1400万欧元落槌成交。买家以电话委托方式竞得。从这时开始,一系列始料未及的变化戏剧般发生了。

  当天,国家文物局即发布《关于审核佳士得拍卖行申报进出境的文物相关事宜的通知》称,“未提供合法来源证明或证明文件不全的,不予办理文物进出境审核手续”。

  四天之后,北京时间3月2日,神秘买家蔡铭超现身,并在北京某饭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公开告知媒体,是自己将兽首拍下。同时称,“这个款,不能付”。因为“每一位中国人在那个时刻都会站出来的,……我只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拍,而不买,蔡铭超一举瞬间激起千浪。

  而蔡在第二天又进一步解释,自己不付款的原因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必须遵守中国政府的规定……如果这两件拍品无法入境,自然不能付款。”

  加之蔡此次新闻发布会的主办方为中华抢救海外流失文物专项基金(后简称基金会),蔡铭超同时也是此基金会的收藏顾问。

  顿时,蔡铭超的“搅局”是否是与相关部门协商后所为?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是如何发生的?之后又将如何收场?留下一堆疑点重重的疑问。而发布会后,蔡铭超以及基金会相关负责人均从大众视野消失,对于此事的猜测更加扑朔迷离。

  近日,买家蔡铭超及基金会副总干事牛宪锋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独家专访,得以将事件原委清晰还原。

  一场有预谋的竞拍?

  北京时间2月24日凌晨1时左右,离拍卖开始仅剩3天,巴黎大审法院于对中国律师团提交的“禁止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铜像拍卖”的请求作出宣判,法官驳回其关于要求停止拍卖、禁止拍卖的诉讼请求。

  败诉是很多人预料之中的事。

  可居住在巴黎的华人开始上街抗议。

  同时在中国国内,国家文物局作出回应,称相关负责人已于本月17日致函法国佳士得拍卖行,明确要求撤拍有关文物,“圆明园兽首理应归还中国”。

  而就在法院宣判前的2个小时,当夜11点多时,身在北京的“抢救海外流失文物专项基金”副总干事牛宪锋手机响了,他是在第二天起床后,才发现这个未接电话,机主来自蔡铭超,此时身在厦门。

  牛宪锋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基金会是在2007年12月请蔡铭超做的收藏顾问,而上一次两人联系差不多是一年多以前,也就寒暄了几句。

  “电话里,蔡铭超跟我说,如果兽首流拍或者撤拍就算了,但是他得(先)做一个委托,得关注这个事情。”牛宪锋说。

  作为佳士得VIP客户的蔡铭超,已经决定向拍卖公司做出参与竞拍委托。

  这时,包括相关律师在内的所有参与者,除了表示抗议,都在枯等未知结局的来临,而期待中最好的结果,就是流拍。

  与蔡通过电话的牛宪锋在静观结果。

  拍卖如期举行。法国当地时间2月25日晚,上千人聚集在拍卖现场,中外记者、中国留学生以及律师团发起人刘洋都在其中,气氛不同往常。据中国某媒体驻法记者描述,一些中国记者被“强制存包,并以没有采访证为由禁止拍照和报道”。拍卖现场之外,由于众多学生进行抗议活动,分发圆明园历史资料,当地还增派警员维持秩序。

  七点半左右,拍卖现场安保人员开始将最后四排座位清空。此处成为观众和参拍者的隔离区——这是当天亚洲艺术品专场的序曲。

  此时,在中国厦门,蔡铭超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从电脑上观看拍卖现场的情形。“拍卖开始前半个小时,他们(佳士得)给我打来电话——要一直保持通话。”蔡铭超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

  “他们拍卖这两个兽首之前,我记得还拍了七件东西。拍这两个兽首时换了一次场地,把一些记者都隔离开。”蔡铭超说,从那时起他几乎已下定决心,拍下兽首,但绝不给钱。

  兽首拍卖正式开始。

  鼠首作为677号拍品出现在大屏幕。900万欧元起拍。有人通过电话出价1000万欧元,蔡铭超按兵不动,价格飙升到了1100万,蔡铭超通过电话告诉现场工作人员开始出价。价格几经交替,很快,停在1400万欧元,落槌。

  蔡坦言,当拍下第一个兽首时,他的心情是矛盾的——毕竟,已抱定主意不付钱的竞拍“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老朋友佳士得”。

  可现场掌声四起。他开始有点疑惑。

  之后兔首的拍卖过程几乎如出一辙。

  一切都结束了。似乎没有太多人去关注其他拍品的成交状况。

  媒体随即报道,“兽首均被神秘买家通过电话购得”。对于买家的各种猜测四起。

  蔡铭超此时仍坐在位于厦门城市中心公园的公司办公室,他给身在北京的牛宪锋打了一个电话。

  “拿下了。”他对牛宪锋说。

  “多少钱?”

  “一千四一个。”蔡铭超说。

  “知道了,我想想吧。”牛宪锋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说‘想想吧’,那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我真是得想想,我哪经历过这种事啊,过亿的拍卖。我本来想说个祝贺的话,结果真没那个心情。”牛宪锋对本刊记者说。

  这时,身在拍卖现场的刘洋向记者表示“竞拍者在明知兽首来源的情况下‘冒天下之大不韪’,将通过法律手段对竞拍者进行追究。”——包括牛宪锋、被委托人,知道蔡铭超拍得兽首的人不超过十人。

  “我当时坐在那就想,这个事可能是个永远的秘密。”蔡铭超对记者说。而牛宪锋开始失眠。“我本来就睡不着觉,知道这事之后就更睡不着了。”

  “这个款不能付”的出台

  之后几天,媒体和周边的人都在议论兽首被拍的事。朋友也对牛宪锋聊到,听说有人拍得了兽首,牛顾左右言其他地应付着。

  又一轮密集型的报道,不满和谴责的声音成为舆论的主要态度,巨大的压力开始弥漫在法国、厦门和北京的几位知情者中间。

  有国内媒体发出消息,“据称两个兽首的买家为华人”。这时,一切都只停留在猜测的阶段,得不到任何证实。

  有人义愤地称,“这就是一次阴谋的炒作。”国内弥漫着沮丧的气氛。

  “我看电视,就是有一行字幕说拍卖出去了。有兽首的图片,还有配乐,气氛就跟开追悼会似的。”牛宪锋说,从拍卖之后他一直关注国内的舆论。此时,据称律师团发起人刘洋已前往西班牙散心。直到现在,没有媒体能联系到他。

  在一片争论之中,真正的幕后买家蔡铭超始终在厦门的公司里不动声色。他本人公司的所有职员无一人知道。

  2月28日早晨,牛宪锋按捺不住,他乘坐最早的航班从北京飞往厦门,与蔡铭超商讨处理方案。

  蔡铭超也认为,“兽首的事情最开始基金会就一直在关注,事情到了这个样子,我想和大家说清楚。但是不知道和谁说合适,就通过基金会请了一些记者开发布会。”

  两人经过一天的琢磨,最后确定了六个字“这个款,不能付”。

  “你注意,是不能付,不是不付和付不起,是不能!”牛宪锋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强调,“不能付是有说明有原因的,这个拍卖本身有问题。这是一个态度。”

  确定方案后,牛宪锋当天晚上返回北京。3月1日晚上,蔡铭超来到北京,入住亚洲大酒店。第二天,新闻发布会召开。

  蔡铭超只露面十几秒,发言不足一百字,最后他说出“这个款,不能付”。之后,匆匆离去,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我提前问好服务员从后门怎么乘电梯。我和蔡铭超说,你说完就走,假装接电话或者怎么样的。”牛宪锋笑着对记者说。

  当天,蔡铭超就返回厦门。

  这六个字成为了一枚炸弹。

  也将整个“阻止兽首拍卖”事件引向了另一方向。

  焦点从兽首转到蔡铭超

  法国佳士得表态“此事正在商讨之中,尚不便对媒体发布消息”;媒体评论开始围绕诚信问题铺天盖地;BBC以“英雄还是流氓”的大标题展开报道。而此时,牛宪锋更换了手机号码躲在办公室,蔡铭超将手机呼转为来电提醒。知情者瞬间蒸发了。

  回到厦门的蔡铭超,吩咐员工买来100斤大米,“我就准备天天在公司熬粥喝了。”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笑着说。公开了自己“拍而不买”的做法,等于将自己推上风口浪尖。他每天躲在公司里,从办公室的窗户往下去,看着门口来来往往聚集的记者。对于电话和到访的记者,员工一律告知“蔡总还没回来”。

  “他跟我说,他回到厦门仰望星空,泪流满面。”牛宪锋笑着对记者说。

  “我知道他的压力很大。连我的压力都很大,那一段时间我有表达的欲望,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那种压力说不清楚。我连仰望星空的心情都没有,北京也看不到星星。”

  国家文物局拍卖会后发布的《关于审核佳士得拍卖行申报进出境的文物相关事宜的通知》,成为蔡铭超进一步解释“不能付款”的依据,加上文物基金会的参与(虽为民间组织,但职员仍为国家公务员),蔡铭超此次“胆大妄为”之举,也因此引发猜测,是否相关部门参与了事件的“策划”“运作”?

  国家文物局紧接着发表声明称,“蔡铭超拍下兽首是个人行为。”

  舆论开始两极分化。根据一些网站的调查,支持和反对的约7:3。

  还有法律界人士认为蔡铭超“有可能要负担法律责任。”…………

  牛宪锋和蔡铭超分别躲在北京和厦门查看不断升级的报道。而对那些对于买家诚信的质疑,他们感到愤怒和不解。

  经过十多天的沉默。蔡铭超再次来到北京,再次“想和大家说清楚”。他有选择地接受了少数媒体的采访。牛宪锋也开始与熟悉的媒体记者接触。

  此时恰是北京两会召开时,圆明园兽首再次成为热议的焦点。无论政府发言人还是代表委员纷纷对此事发表观点。

  这两尊曾有着历史记忆的铜兽首,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抽离的符号,它们事关艺术价值、外交关系、法律依据、国民诚信、民族感情,等一切问题,而它们也与其本身的文物含义更行更远了。(中国新闻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