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嘻嘻TV怪闻频道

鸡蛋涨价了,咸蛋、皮蛋也跟着涨了

 
 
 

日志

 
 

乐盲贪官创作交响乐全国巡演 各地政府出资包场  

2009-04-03 10:12:48|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乐盲贪官创作交响乐全国巡演 各地政府出资包场 - 光流 - 看点新闻频道

乐盲贪官创作交响乐全国巡演 各地政府出资包场 - 光流 - 看点新闻频道

前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原中国证监会副主席王益

  王益,前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原中国证监会副主席。2009年1月22日,检察院签发逮捕令,以涉嫌受贿罪对王益实施逮捕。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名副部级金融高管虽然不识五线谱,但却是当年红遍全国的大型交响乐《神州颂》的作者。是什么力量让一个普通音乐爱好者,成为“天才音乐家”的?

  红遍大江南北的交响乐

  在2006年和2007年,大型交响乐《神州颂》在全国各地巡演几十场,是近年来最受欢迎的严肃音乐。当年这部交响乐受欢迎的热烈场景简直可以媲美“超女”现场:音乐会开幕前,主持人用“我们敬爱的王益老师”引出作者的闪亮登场,接下来某大学教授、著名经济学家张某某致辞,竟激动得语带哽咽。演出返场时,全场观众群情激昂起立高唱《神州颂》结尾曲《飞吧,中国》。演出结束后,前几排的女粉丝异口同声地尖叫着“王益、王益、王益”……

  如此受欢迎的情景在交响乐演出中实属罕见。从2006年12月9日,《神州颂》由中国交响乐团在北京音乐厅首演,到2007年4月 《神州颂》修改第三版后到上海、杭州、广州、珠海、深圳巡演11场,均获得巨大成功。首演后,至2008年5月17日在深圳音乐厅最后一次演出,短短一年半时间,这部由王益“作词作曲”、国交演奏的《神州颂》在全国巡演超过50场。

  《神州颂》不但社会效益良好,经济效益也很不错,国交每次外出巡演时获得的赞助规模基本都在百万元左右,利润可观。据业内人士统计,仅2007年,国交演出《神州颂》35场以上,演出收入远超千万元。这使王益成为中国演出频率最高、最能赚钱的“交响乐作曲家”。国交也因推出《神州颂》项目被主管部门肯定为“最能赚钱”。

  《神州颂》诞生后,其弘扬主旋律的内容使得音乐界评价几乎一边倒,不少知名人士大量使用“质朴好听,气势感人,群众一定喜欢。没有条条框框,流畅通顺,自然的情感流露。每一个章节都喜欢,每个音符都喜欢。中国的《安魂曲》。立刻想起《义勇军进行曲》。”等词汇赞美这部作品。甚至还有的音乐家自责说:“这部作品是对音乐界的拷问,是对交响乐作曲家的质问,为什么这样可以感召大众的作品,专业作曲家写不出来?”

  天才音乐家自称不识五线谱

  创作出如此感人交响乐的王益,1956年生于云南龙陵一个普通家庭,1984年获北京大学历史学硕士学位,1995年11月至1999年2月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分管发行、基金等重要业务。1999年2月至2008年6月初,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

  但雷人的是,王益竟在媒体采访时坦言,2002年前他是个“乐盲”。虽然生长在歌舞之乡的云南,但他不会演奏任何一种乐器,从小也没有莫扎特那样的神童经历,对音乐没有偏爱,更没有受过正规的音乐训练。

  回想创作出《神州颂》的过程,王益说,“我创作歌曲最重要的因素是朋友们的鼓励和帮助。”2002年在青藏高原与朋友们一块旅行的经历最终意外地激发了王益 “试水”音乐创作的道路。“当时面对青藏高原的壮丽美景,突然就有了歌颂祖国壮丽山河的强烈冲动,跟着自己的感觉嘴边开始随情地哼出了一个旋律。”王益说,“我绝对不是一个唱歌好听的人,但当时就是这么唱了。朋友们听了都觉得好。人有的时候就是受不了夸奖,大家跟着起哄都说好,我就跟着相信。”

  王益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回忆:当时他唱完后,一旁的某著名交响乐团团长提出,只要能把这个曲子写出来,就帮他在音乐会上演奏出来。“人都是有梦想的,但有的人梦想能靠谱,有的却不靠谱……他那么说了,我觉得靠谱。”

  受到鼓励的王益从2002年开始,接连创作了《额尔古纳》、《香格里拉》、《梦丽江》等歌曲,并由众多国内一线的民歌与流行歌手演唱。2004年5月,王益创作的歌曲《希望》被深交所定为所歌。2005年9月3日,国交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音乐会上,演出了王益“作词作曲”的合唱《去远方》,担任钢琴伴奏的是旅美著名钢琴家殷承宗。这是王益作品首次登上音乐厅舞台。

  音乐创作靠帮手

  早在2004年,王益就开始构思创作一部大部头的“交响作品”。一位国交人士透露,自《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后,文艺界一直没有推出一部正面歌颂祖国的大型声乐作品,而且当时离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改革开放30年、香港回归10周年等重要的时间不远,王益创作 《神州颂》的想法,正好满足了这一需求。

  不过,要写出一部合格的交响乐作品,至少需要和声、复调、曲式、配器四个方面的技能。这些技能,仅基础常识就需要在音乐院校学习5年。显然,对于连交响乐队乐器都认不全的王益来说,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广州日报》2007年曾报道王益创作《神州颂》的自述:曾经有朋友给他抱来厚厚的乐理入门书籍,但“我一本都没看完”,这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有些艺术家朋友的忠告:“你现在状态很好,不要看那些东西,看了反而会容易把你自己框住了。”为创作交响乐而苦恼的王益经朋友推荐,最终使用了电脑作曲软件。但音乐界人士透露,王益靠作曲软件用简谱写出单旋律歌曲是可能的,但要把单旋律歌曲通过改编、配器,发展成为交响乐队演奏所需要的弦乐总谱,以他一人之力绝无可能。

  据《财经》杂志报道,《神州颂》首演结束后,王益曾在媒体上特别感谢其云南老乡、某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帮助他完成配器工作,称:“他就是我的‘工具’。”参与《神州颂》演出策划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实际上,多位音乐界专业人士都参与过《神州颂》的“集体创作”。王益从2004年提出创意,到2006年10月底完成初稿,整整写了两年多。最后王益拿出了20多页初稿,包括5首歌曲和一些间奏。而其时距离预定首演日期已经只剩下短短一个月。经过“枪手”不足一个月的重写、配器,2006年12月9日,《神州颂》终于在北京音乐厅如期首演。当晚,王益首次以“作曲”身份站在上百名国家交响乐团乐手中间,终于实现了“交响梦”。

  《神州颂》的幕后推手

  2007年至2008年间,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全国各地多次巡演《神州颂》。据了解,国交《神州颂》演出规模为150人左右,单场乐队劳务报价就20万元,加上场租、合唱队、指挥和吃住行费用,外出巡演的费用接近百万元。一位熟悉演出市场的上海律师指出,像《神州颂》这样高规格、高成本、低回报的主旋律音乐会,如果不是强力人士推动,根本无法运作,更不要说大规模巡演了。

  《神州颂》能火遍大江南北,其背后的赞助人脉和公关推广起了决定性作用。王益在音乐界是一颗新星,但在证券金融界他却是大名鼎鼎。王益早年在中央某部门工作7年和在证监会担任4年副主席的资历,使他积累了深厚的政经人脉。王益经常亲自到各地联络,而文化口相关官员也多次随团到地方参与接洽,于是赞助王益作品就成了许多企业很自然的选择。据 《财经》杂志报道,与王益关系密切的企业有的直接提供赞助,有的则买下数百张票让员工去看,其中不乏一些券商和基金管理公司。

  《神州颂》的演出场次之多、耗资之巨,均创造了中国交响乐史上的纪录。而这看似繁荣的演出盛况,并非建立在真正的市场需求基础上,几乎是依靠地方政府出资邀请和企业赞助包场。

  2007年音乐会在珠海体育馆举行,珠海格力电器公司组织6000名职工着工装前来观看。《财经》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在《神州颂》庞大的市场运作团队中,涌金集团董事长魏东之兄魏锋、深圳利联太阳百货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涛,均出任了节目“策划”。庞大的赞助队伍中,除了上海新湖房地产、深圳金成地产等开发商,还有渤海银行、中信银行、中信证券、南方基金、华夏基金这样的金融机构以及格力电器、力帆集团、唐山南堡油田、ITAT集团等知名企业。

  2007年底通过“创新方式”上市的太平洋证券有两名股东出力颇多,其中一位是云南崇文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屹松。王益曾公开表示:“《神州颂》的创作和演出还得到林氏兄弟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林屹松的赞助和支持,这是作品能顺利上演的一个重要因素。”赞助名单中手笔最大者,当属服装连锁企业ITAT集团。自2007年4月21日起,ITAT先后赞助了《神州颂》在北京、香港、深圳的7场演出。

  随着《神州颂》影响力日增,王益已不满足于声望止于国内和业内。2008年1月15日,在一些音乐实权人士的运作下,《神州颂》在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为此次演出提供赞助的是重庆力帆集团。

  作者被抓 作品停演

  2008年6月王益被“双规”后,昔日在音乐界炙手可热的 《神州颂》变成了“烫手山芋”。6月24日、25日,原定在深圳音乐厅演出《神州颂》的国交,演出曲目悄然变脸,主办方将《神州颂》撤换;人民音乐出版社原计划年内出版 《神州颂》“交响总谱”,现在出版计划亦无疾而终。人民音乐出版社一位负责人向《财经》透露,2007年年中,王益派助手主动找到出版社,希望能出版《神州颂》的总谱,并允诺提供六位数的“出版费”。双方很快达成出版意向,人民音乐出版社将之列入“年度重点图书”,完成了编辑工作,原计划今年3月推出。但由于年后市场上即传出王益被调查的消息,计划最终取消。 这位负责人坦言,从专业角度看,这部作品的水平实在很一般,只是演出过很多次,“现场效果还可以”。

  国交一位领导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说,《神州颂》的演出早就全部停止了,虽然王益的作品本身是正面的主旋律的,但是毕竟他是因为经济问题被调查,这时还到处演出《神州颂》肯定不合适,容易给别人一些不必要的联想。另一位领导则回答:“《神州颂》演出完全停止,以后也几乎没有再演的可能了。”

  音乐界的两种声音

  ●艺术不能拜倒在金钱和权力脚下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郭文景,是国内最早对王益现象提出质疑的音乐家。郭文景接受采访时说:“其实王益爱好音乐没有错,我不想再评价他作品的水准到底是什么了。但是在他的作品出来后,从音乐评论界到媒体,几乎是一边倒地称赞,没有学术探讨声音,这就不正常了,我觉得这些应该值得音乐界与媒体反思。”

  对于艺术与企业资助之间的关系,郭文景认为:严肃音乐在世界各国都是需要资助的,但是在中国这种资助走形了,企业家们资助的不是艺术,而是权力。艺术资助不能依附权力,否则这样的艺术终究不会是精品。只要有钱就行,这样的话,艺术只会走向死亡。

  ●不为五斗米折腰?亏空谁来弥补

  中国歌剧院一位领导告诉记者,从纯粹学术的角度出发,王益写的东西确实一般。可是像自己这样的乐团领导,手下几百人等着吃饭,有时就不能完全坚持自己的音乐理念,因此他对国交演出《神州颂》很理解。“我们乐团在北京各艺术院团里属于效益好的,但是靠国家拨款,一级演员才能拿到2000元月工资,四级演员才800元。其他的收入全靠演出,每场400到600元,每年最多能演出80场。现在能保证大家月收入从3000元到6000元不等。”

  一位国交领导对北京晨报记者透露,维持国交的运营总费用甚至接近每年6000万元,国家只补贴1000多万元,因此亏空只能靠商业演出去弥补。这往往也令各艺术团的领导苦恼不已。晨报记者 马多思

----------------------------------------------------

编者语:

乐盲贪官创作交响乐全国巡演,让我想起了一个笑话——名字叫《博士后和民工的区别》:

  某个大企业引进了一条香皂包装生产线,结果发现这条生产线有个缺陷:常常会有盒子里没装入香皂。

  总不能把空盒子卖给顾客啊,他们只得请了一个学自动化的博士后设计一个方案来分拣空的香皂盒。

  博士后拉起了一个十几人的科研攻关小组,综合采用了机械、微电子、自动化、X射线探测等技术,花了几十万,成功解决了问题。每当生产线上有空香皂盒通过,两旁的探测器会检测到,并且驱动一只机械手把空皂盒推走。

  中国南方有个乡镇企业也买了同样的生产线,老板发现这个问题后大为发火,找了个小工来说:你他妈给老子把这个搞定,不然你给老子爬出去。

  小工很快想出了办法:他在生产线旁边放了台风扇猛吹,空皂盒自然会被吹走。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能吹是多么的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