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嘻嘻TV怪闻频道

鸡蛋涨价了,咸蛋、皮蛋也跟着涨了

 
 
 

日志

 
 

她说她不是奥巴马—河南23岁女村官  

2009-04-20 09:47:20|  分类: 开心就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简介

闫小心 女,23岁,河南安阳县蒋村乡许朴村人。2008年6月于河南检察职业学院大专毕业,10月,她考上大学生村官,被派往安阳县伦掌镇北孟村任村委会主任助理,11月在村委换届选举中,当选该村村主任。今年3月30日,她被选举为安阳市十二届人大代表。

这位普通的农村女孩说,做“村官”只是为了找份工作,“仕途”在她眼中并没有清晰的计划。而她被选为村主任和市人大代表,除了她的工作以外,还存在着其他复杂因素。

4月15日,在安阳县伦掌镇政府员工宿舍内,闫小心,这位23岁的女孩一直很开朗,如果不提工作的事情,她都面带微笑。一旦提起“村主任”、“人大代表”的字眼,她马上神情严肃,显得很小心。

去年6月从河南检察职业学院大专毕业;10月担任安阳县伦掌镇北孟村村委会主任助理;11月当选该村村主任;今年3月30日,被选举为安阳市十二届人大代表。

在外界看来,如此平坦的“仕途”,让人生疑。在舆论与现实的漩涡中,闫小心说“现在压力很大”。

“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真的很大”

 她说她不是奥巴马—河南23岁女村官 - 光流 - 嘻嘻TV新闻频道

■ 对话

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后,闫小心说,自己不是很自信,但是心态还好。

“我现在都不敢说话”

新京报:最近是不是一直在躲避记者?

闫小心(以下简称“闫”):我今天(4月15日)一天都愁眉苦脸的,就是在躲你。我现在都不敢看报纸,不敢说话了。

新京报:你认为媒体报道给自己带来了压力?

闫:感觉媒体报道的跟我无关了,但是误解也很正常,只要身边的人了解我就行,说的越多,误解越多。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被误解了?

闫:我的工作不需要别人重视,我不是明星。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的工作很平常?

闫:这份工作和其他工作没有两样,我就是那边一个村民,好好干活就行。所以现在我特别烦,媒体报道我好我坏,我都难受。

新京报:你有没有注意到陕西那位19岁女大学生村官,一直直面媒体,自己还配有秘书。

闫:我没她那么有自信。让我去当个秘书就行,我没有那么多追求。

新京报:现在网上很多人把你和她进行对比。

闫:我和她肯定会有对比,她肯定活得特别累。我的心态要好一点,如果承受能力差一点的女孩,不知道现在干啥去了。

“你以为是奥巴马?”

新京报:网上有人说你是靠家庭背景或是关系,才当上村主任和人大代表的?

闫:你也去我家看了,知道我们家是啥样了吧。我爸妈都是地道的农民。能当村主任,是偶然中的必然,必然中的偶然。

新京报:偶然中的必然,必然中的偶然?

闫:首先是那个村有自己的特殊情况,十多年都没有选成村主任;第二是上届大学生干得不错,村民对我的印象也好;第三是镇领导重视,希望我能起到带动作用,改变大学生当村官就是为了解决就业的印象;再者就是村支书支持,他当村支书的时间,比我年龄还要大,在村里很有分量。

新京报:你在参选村主任的时候没有对村民们进行演讲?

闫:农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是希拉里还是奥巴马?情况不一样。

新京报:可是村民都不了解你,怎么会投票给你?

闫:村民们信我,主要是相信那个村两委的领导班子。

“多数还是要听村支书的”

新京报:当上村主任会不会觉得有压力?

闫:开始对村主任的工作一点认识都没有,自从媒体关心比较多了,很多人问我当村主任有什么困难,我才开始问自己怎么当村主任。

新京报:听说你在村里没有召开过全体村民会议,也很少展露自己的想法?

闫:是没有给老百姓什么承诺,因为开始没有可行的计划,说了实现不了,会更失望。

新京报:做了村主任后,需要自己去决策?

闫:不需要,多数还是要听村支书的。他在村里当支书25年,对情况很了解。另外,我们村委有事都是大家坐下来商量。

我在村里干活开始还是挺顺的,村委成员没有因为我是外来人,就欺压我。但是老百姓就是这样,虽然你在公平地处理事情,但是他觉得不对。你给他100分,他不觉得什么,但是你欠他一分,就算不是故意的,他们也会觉得你全没做好。

新京报: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闫:我就想对得起选我的群众,努力找项目,看能否跟村民一起干,让他们的经济实力有所提高。

新京报:这些话听起来像是官话。

闫:我学不会那么多官话,你说现在还用刻意学吗?天天开会,听两句就记住了。

新京报:有何办法找项目?

闫:是挺难的。期望越大压力就越大。没有压力的时候说不定还能解决些事情,但是有时候,压力大,反而转化不了动力。

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真的很大。我现在必须干好,干不好别人会怎么看我。

新京报:当时为什么要选择当村官呢?

闫:不是干啥都要问个意义,非要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当时是随便选了一条路就走了,没啥。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干村主任能干多久?

闫:还没有考虑那么长远,记得有本书上说,把每一天都当成人生的最后一天过。考虑那么多干吗呀。

一个“随便”的选择

说起当初考村官,闫小心说,就是毕业后找条出路

去年大学毕业后,闫小心和其他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面临着就业压力。

“当时没法选择,做村官也是随便选择的。”想起当初考村官,闫小心说,就是找条出路。

这一“随便选择”,使她成为安阳县伦掌镇北孟村村委会主任助理。

不过,对于闫小心的选择,母亲有些不解。

4月15日,离北孟村20公里远的安阳县蒋村乡许朴村,闫小心的母亲正在麦田里浇地。

闫母说,家里养了三个女儿,闫小心是老大,二女儿外出打工,三女儿还在读高中。自己和丈夫平时都在附近一家铸造厂打工,一个月总共2000元工资。

同时,家里又种了7亩地。闫母眼中,大女儿很要强,有一次,她和妹妹用一上午时间将两亩地的玉米秆全部清理完。

本来,家里人的打算是,让闫小心继续读书,考法学研究生。但是,闫小心自己考上了大学生村官。

闫母还记得,“报考村官时,家里想让她到一个好的地方任职。但是闫小心说就要到最艰苦的地方,才能锻炼自己。”

此前12年没有村主任

村里几个大姓势力平均,选举屡次失败;村民选闫小心做村主任可领一袋盐

刚当上一个月的村主任助理,就被选为村主任,这让闫小心本人也有些始料未及。

之前,她觉得自己对村主任的工作“一点也没认识”。

而北孟村的一些村民说,他们是为了一袋盐去选闫小心当村主任的。

在此之前12年,该村没有选举成功过村主任。

村民康新楼还记得,去年11月3日,“村支书和村委委员广播通知,让大家去选举闫小心,并领一袋盐。”很多人家都是女的去的,领完盐把自己的选票交给旁边镇里派来的干部,“他们愿写谁就是谁。”

康新楼也领了盐,但他没有投闫小心的票。这位十多年前竞选过村主任的57岁老人说,这个女孩,他们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她的施政目标。

冀世立见过闫小心两次,一次是闫到他家通知换户口本,另一次是来家做计划生育宣传。

冀世立是上一届村主任,他离任后,村里没有再选举成功过村主任。

北孟村是个移民村,1963年为建岳城水库,水库内的村民移民到此。冀世立说,数十年来,该村村民平和,几个大姓势力平均,“选姓冀的,姓马的不愿意,选姓马的,姓张的不同意。”

所以开始几次选举,候选人的票数都不足半数,选举多次失败。后来,村民的选举积极性不高,除了本村人外,“上面推荐的,选谁都行。”冀世立说。

突破村委会组织法获选

闫小心认为镇里重视大学生村官,希望她能起到模范作用

选举当天,闫小心也在现场。她说,当时之所以在村里没有大张旗鼓地去给村民们演讲,跟她的性格有关,“最好没有承诺,往往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最终,闫小心得到356票,超过该村有效选民545人的半数,当选为北孟村村主任。

马土金的支持,被认为功不可没。

马土金在北孟村担任村支书已有25年,在他看来,本村人竞选村主任,“人软了不敢干,人不软的也没有人选。”

他说,村委会换届选举时,推荐闫小心做村主任,一是因为闫是大学生,另外也考虑镇上要求两委班子中有一名女同志,所以他们就向镇上请示,可否让大学生村官闫小心竞选村主任。

知道自己被推荐后,闫小心说,她那时觉得,村主任并不是什么官,和所有的工作一样,所以就答应了。

对于闫小心是否有权参加村主任选举,伦掌镇镇政府干部杨现红说,闫小心的户籍并不在伦掌镇,但是根据《河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办法》第十二条规定,户籍不在本村,具有大专以上学历或者中级以上专业技术职称以及其他优秀人才,自愿到该村工作和生活并竞选村民委员会成员的,经村民选举委员会讨论同意,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马土金等人的提议获得镇上的支持。选举前,马土金在村里的广播上对闫小心进行了推荐,为了提高参选的积极性,村委给每位参选的村民发放一袋一斤装食盐。

对于自己的当选,闫小心认为,除了上面的因素外,伦掌镇镇委书记和镇长对大学生村官比较重视,希望改变大学生任村官只是为解决就业压力的印象,也希望闫小心当选村主任能干出成绩,起到一个模范作用。

村民眼里的“陌生人”

闫小心很少住在村子里,平时写些材料,做一下计划生育宣传

在北孟村,一些村民对这名当选了半年的村主任印象并不深。

在20名村民中,有十多人说,半年当中曾经见过闫小心几面,“她骑车在路上走,看到过。”

另外七八名村民说,从来没有见过她,更不知道她在村里做了些什么工作。

在北孟村,村委会为闫小心安排了宿舍,但她很少住在那里。

闫小心的老家在伦掌镇旁边的蒋村乡许朴村,离北孟村有20公里远。平时村里工作少时,她会骑40多分钟的电动车回家住。如果工作忙得比较晚了,就会住到2.5公里外的镇政府大学生村官集体宿舍里。在伦掌镇,总共23个行政村,配备有24名大学生村官。

闫小心日常的主要工作是放宣教片、做计划生育宣传、写些材料、统计报表等。

住在北孟村村委会斜对面的康新楼说,他见闫小心的次数算是多的。每周一村委上午开例会,闫小心会来,下午就走了。其他时间闫小心也会来村里,但多数在村委会活动,有时也会到支书家。

在康新楼看来,闫小心“干得不咋样”,大学生村官在村里没有地,也没见干什么活。

对此,村支书马土金并不认可。

他觉得,闫小心在村里还是有可取之处,起码让她去传达个什么话,她能自己去,不像上任大学生村官,“害羞,安排任务还要人陪着。”

说起闫小心在村里的工作,马土金说,她用该村移民专项资金挖了一眼机井,硬化了800多米的道路,当然,“这是在两委班子的配合下完成的”。

联办服装厂状况不佳

闫小心希望能在村里做点事,等做出成绩了,自然就会有人认可

同在伦掌镇做大学生村官的周晋伟,对闫小心评价颇高,他认为闫小心有投资眼光,“可以投资并管理一个服装加工厂。”

他所说的“服装加工厂”,在安阳县组织部对外公布的资料中也被提及:闫小心充分发挥大学生村干部带富作用,多方筹资,与别人联办了一个小型的服装加工厂,解决了当地部分留守妇女的就业问题。

在安阳县,大学生村官被要求带领村民创业,开展项目是大学生村官考核的重要一项。

马土金介绍,闫小心拿了1万元,与别人筹集资金10余万元联办了一家服装加工厂。厂子在离北孟村10多公里外的伦掌镇敬老院内。

4月15日,在这个敬老院里,五间房屋内安放着20多台缝纫机,房屋的门是锁着的。据敬老院里的老人说,这个厂自年前开工过一个月后,再没有生产过。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闫小心说,这个服装加工厂目前刚起步,状况还不是太好。

闫小心的想法是,她希望自己能在村里做点事,不被人注意,等到做出成绩了,自然就会有人认可。

当选人大代表背后

在闫小心看来,“可能认为我是村主任,又是大学生,需要有这么个代表吧”

当选村主任不到半年,一个新身份又接踵而至。

今年3月,闫小心接到一张表,被告知要选举市人大代表,让她写了份材料。

3月30日,安阳县人大十一届三次会议上,闫小心以有效票262票,赞成票260票当选为安阳市十二届人大代表。

说到被选举为市人大代表一事,闫小心理解为,“可能认为我是村主任,年轻,又是大学生,需要有这么个代表吧。”

4月16日,在安阳县人大办公室,一位石姓官员说,“一切都是组织部在操办,我们按法定程序,进行了选举。”

另一位杨姓人大官员说,按照常规来讲,县、乡人大代表都是由选民直选产生,而市人大代表,都是由组织部审核推荐。

对于闫小心的代表资格考核,安阳县组织部表示,他们成立专门小组对大学生村官进行评价考核,从中选出优秀者参加人大代表选举。

在去年召开的安阳市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会议上,安阳市委书记张广智曾特别强调,对于大学生到村任职,决不能一选了之。要对表现优秀、多数党员和村民认可的,可通过组织推荐担任村党组织书记、副书记等职务;对有发展潜力的,要列入乡科级后备干部名单,适时充实进乡镇领导班子,推选优秀者担任党代表、人大代表。

在4月8日召开的安阳市“两会”上,闫小心作为最年轻的人大代表出席会议。她也是该市首位大学生村官代表。她说,自己对代表的职能并不清晰,别人写好议案,她来做抄写工作。

安阳市委组织部颜革新说,闫小心当选市人大代表一事,“跟她迅速当选村委会主任有很大关系。”

在马土金看来,闫小心当选人大代表,与当地想树立大学生村官“典型”也分不开。

成名后的苦恼

当选人大代表被外界质疑后,闫小心回家哭了

自从被选举为市人大代表后,“县领导重视,乡里重视,又引起这么大的反响”,闫小心才感受到,原来这件事情的影响这么大。

非议和质疑也随之而来。

很多人怀疑,闫小心家里在官场上有人,要不就是自己会投机钻营。否则,当一个月“村官”的她就会被选举为村主任,接着又被高票选举为市人大代表。还有人认为,她只不过是因现实需要而被树立的一个典型。

舆论的过分关注让闫小心的母亲和奶奶都觉得不安。“她还是个孩子”,闫母说,媒体对闫小心当选人大代表进行质疑报道后,女儿回家就哭了。

现在“出名”后,闫母会对闫小心说,村民们说错话无所谓,而她说错话,外界怎么说的都有,让她保持谨慎。

闫小心说,以前她觉得,干村主任跟其他工作没有两样,而现在,“我开始问自己,干村主任有什么困难,干不好,别人会怎么看我。”

闫小心有一个打算,努力找项目,让村民们的经济水平提高。但是要实现这个宏大的目标,对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讲,确实有一些困难。

说着说着,一直笑着的闫小心慢慢哭了,“干村主任很不爽。”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