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嘻嘻TV怪闻频道

鸡蛋涨价了,咸蛋、皮蛋也跟着涨了

 
 
 

日志

 
 

死亦何苦?杨元元怎忍心丢下老母?!   

2009-12-11 15:46:29|  分类: 社会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元元的最后24小时

  ■上海海事大学研究生杨元元宿舍卫生间

  内轻生引争议

  ■死者家属发帖称校方撵走杨元元母亲导

  致她精神崩溃

  ■校方对杨元元之死表示痛惜,称帖子与事实严重不符

死亦何苦?杨元元怎忍心丢下老母?!  - 光流 - 嘻嘻TV怪闻频道

杨元元母亲的双眼

死亦何苦?杨元元怎忍心丢下老母?!  - 光流 - 嘻嘻TV怪闻频道

杨元元生前照片(拍摄时间2002年,地点上海外滩)。

  杨元元

  上海海事大学2009级法学系研究生

  单亲与母亲一起生活

  弟弟系北京大学环境学院在读博士

  ●1979年11月出生于湖北宜昌市

  ●2002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商学院经济学专业

  ●2002年8月-2004年8月在武汉现代英语培训中心担任英语讲师

  ●2004年9月-2005年9月在武汉泰康人寿保险公司担任客户代表

  ●2005年9月-2009年9月无就业记录

  ●2009年9月考取上海海事大学国际法专业硕士研究生

  ●2009年11月26日早上杨元元在宿舍24#506的卫生间用两条系在一起的毛巾将身体悬挂在卫生间水龙头上,结束了自己的30岁的生命

  东方网12月10日消息:据《东方早报》报道,2009年11月26日早上,上海海事大学2009级法学系研究生杨元元被发现在宿舍卫生间内用毛巾上吊自杀。

  半个月后,杨元元的死亡因一篇帖子引发了网络的热议。帖子直指,校方刻意隐瞒了杨元元死亡真相,而其之死在于校方的“强行撵人”。

  根据帖子的说法,被学校撵走的对象是杨元元的母亲,因为家境贫困,母亲曾在杨元元入学后约两个月的时间内,借助在该校的学生宿舍。

  昨日,校方对此回应称,帖子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校方的证据包括了杨元元母亲在事发后所作的笔录,以及“一系列符合情理的事实和真相”。

  校方称,家属目前提出了35万元的死亡赔偿金请求。

  发帖人:

  母亲被撵使她精神崩溃

  根据网帖的描述,今年11月26日早上,上海海事大学09级法学系研究生杨元元在学校某研究生宿舍的卫生间用两条系在一起的毛巾将身体悬挂在卫生间水龙头上,半蹲着以一种极为痛苦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该帖称,杨元元6岁丧父,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漂泊度日。本科毕业偿还债务和贷款后,她考取了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的海商法公费研究生,就带着母亲一起来校,想一边读书一边继续照顾母亲。因家境贫困且学校地理位置偏僻租房不易,元元和母亲暂时挤在宿舍的小床上将就度日。

  该帖这样描述“学校撵人引发自杀”一事:“期间,元元多次向学校申请,说明情况,请求学校能够体谅其特殊情况,能让母亲暂住。但学校领导态度冷漠,先是说‘没钱不应该来读书’,然后又给了一个永远没有兑现的‘一定会安排解决’的口头承诺。元元无奈之下只能四处找房。在觅租还无着落时,学校突然强行撵人,明言禁止其母亲再进宿舍楼,连普通正常的探访都要受到‘乡下人’的辱骂和‘不发毕业证’的威胁,被逼无奈的母亲瞒着女儿坐在瑟瑟冷风中的学校礼堂前过夜!在找房没有着落时,校方相关人员不断给元元施压,致其5天5夜没有合眼,元元的精神彻底崩溃绝望,发生了11月26日早上在卫生间自缢的人间悲剧。”

  杨元元弟弟昨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网上的帖子是杨元元表妹的朋友所发。事发后,家属与学校就如何处理相关人员问题分歧很大。杨元元表妹的朋友听说后,根据表妹的述说,将杨元元的事情发帖到网上。

  此后,杨元元弟弟的很多同学知晓后也帮忙跟帖和顶帖。

  家属:

  质疑学校延误抢救时间

  杨元元的弟弟表示,26日早晨7时20分左右,母亲觉得杨元元可能出事,到7点30分左右苦苦哀求说明情况请求宿管人员上楼查,被宿管人员断然拒绝,恶语撵走。

  在8点40分左右,再次电话联系杨元元的同学请求她们帮忙借钥匙查情况,而宿管人员查房间后居然人间蒸发。其间,一个同学给杨元元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阿姨你快来!”另一个男宿管在楼下等杨母赶来才拿钥匙上楼,而等到他们再次开门救人时,已经是9点左右。

  家属们认为,致杨元元的抢救时间从7点20分一直延迟到9点,学校在宿舍管理的应急上存有漏洞,而且这直接导致了杨元元的不幸。

  校方:

  不存在“突然撵走”老人

  针对杨元元家属和网友的质疑,学校方面表示,帖子的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校方证实,9月12日入学报到以来,杨母与杨元元同住一间寝室,睡同一张床。据了解,研究生的寝室为两人一间房,并包括一个独立的卫生间。

  校方表示,因为感觉到生活不便,原先和杨元元一间寝室的同学随后向学校学生处提出,要求更换宿舍,而该要求得到了学校的同意。

  期间,学校在发现杨母借住学生宿舍后,因为相关的住宿规定,相关老师曾多次约杨元元母女谈话,要求其遵守学校管理规定,建议杨母到校外租房居住。

  “后杨元元提交了一份申请至学校有关部门,意在要求学校帮其母亲在学生公寓内安排住宿和找一份校内工作。负责老师再次约杨元元母女谈话,进一步了解了她的情况,针对她的申请学校答应协助其寻找住房,为她提供相应租房信息。”学校学生处的刘处长称。

  后杨母搬入附近的海事小区居住,而房主则是海事大学的一名体育老师。校方表示,在沟通后,母女俩于11月20日左右向校内一名体育老师租用了一户单元,租金为每月450元。

死亦何苦?杨元元怎忍心丢下老母?!  - 光流 - 嘻嘻TV怪闻频道

杨元元自杀所用的毛巾

死亦何苦?杨元元怎忍心丢下老母?!  - 光流 - 嘻嘻TV怪闻频道

杨元元生前书写的申请书(向校方申请住房)。 本版图片 早报见习记者 王浩然

  双方说法

  学校|曾安排杨元元勤工俭学补贴房租

  “学校领导绝对没有态度冷漠”

  对于杨元元事件,学校方面的态度是“痛惜”,并认为杨元元的死亡对于其家庭、学校、还有国家都是一种“损失”。

  学校强调,帖子中描述“学校强行赶人,明言禁止其母亲再进宿舍楼,连普通正常的探访都要受到“乡下人”的辱骂和“不发毕业证的威胁”,这样的情况并不存在。

  另外,从开学到杨母搬出学校,时间近70天,说明学校已经给予充裕的时间进行搬迁,这与“校方突然强行撵人”的描述不符。

  学校表示,从11月开始,学校积极安排了杨元元勤工俭学,以此补贴房租,并非“学校领导态度冷漠”,学校也从未表示“没钱不应该读书”的言论。同时,学校曾积极考虑为杨母寻找工作,而寻找在事发前还在进行。

  校方强调,上海海事大学成立以来,该校未发生一例学生因贫困而退学的案例。

  此外,在网络的发帖中,有发帖者质疑“事发后,校方有封锁消息”之嫌。对此,海事大学表示,学校只是不希望因此而引起恐慌。

  家属|不会把责任完全归咎学校

  但决不同意学校“完全没有责任”

  从11月26日事发后,杨元元的弟弟、表妹、外婆、舅舅、姑姑、弟弟的女朋友等6名亲属从外地赶到上海。

  昨日,杨元元的母亲、舅舅仍居住在学校招待所处理善后事宜。学校方面表示,上述亲属的食宿目前由学校方面负责。

  校方称,目前,杨元元的家属向校方提出要35万元的死亡赔偿金。

  按照校方的说法,这笔35万元的死亡赔偿金中,5万元是用来处理后事的,另外的30万元用来给杨母购置住房。

  昨晚,杨元元的弟弟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家属认为杨元元的死亡,他们不会把责任完全归咎于学校,但是他们也决不同意学校“完全没有责任”的说法。他们认为,杨元元的自杀首先是自己想不开,但是学校宿管人员对杨元元及其母亲的恶劣态度多少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他们希望,学校首先要承认这个事实发生过程中,学校是负有一定责任的,必须要处理相关责任人,要给杨元元组织一个遗体告别会,并让相关责任人给家属道歉。

  杨元元其人:很要强又有点孤僻,有困难从来不和同学说

  她出生在1979年11月,6岁丧父,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

  弟弟:她非常疼爱家人

  杨元元有个弟弟,目前是北京大学环境学院在读博士,弟弟杨平平(化名)昨天告诉早报记者,元元非常疼爱家人,元元6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当时弟弟尚不满4岁,当时在宜昌一个偏僻的军工厂工作的母亲要上班,每天中午姐弟俩吃的基本是辣酱就馒头,有菜吃的时候,杨元元都是尽量让弟弟多吃一些。

  弟弟说,杨元元从2005年9月到2009年9月这4年的时间,换过多份工作,干过杂志社,也做过小买卖,要养活自己和母亲,然后攒钱。直到2007年,杨元元把拖欠的武汉大学的3970元学费还上,拿到了本科学士学位证和毕业证。这段时间,杨元元的弟弟一则直住在学校的宿舍内,努力攒钱,归还自己的助学贷款。

  母亲:她曾流露轻生念头

  事发后,警方进行了现场勘验和笔录。校方表示,根据临港派出所的笔录显示,杨元元的母亲曾向警方表示,“杨元元在11月25日白天跟我说过她活着没有什么意思,奋斗多年想改变人生,但还是这样。她还说,在武汉代课时她的一个15岁学生自杀的事情,以及其他地方大学生自杀的事情。”

  在昨日采访中,杨母也证实了女儿之前曾流露了“轻生”的念头。

  同学:她有困难却从不说

  同学们反映说,杨元元为人大方,在学校一直是学生干部,大学还入了党,同学有什么矛盾,她还帮着调解。

  杨元元很要强,家里有困难,却从来不跟同学、朋友说。

  学生处刘处长说,她不太与同学来往,但与母亲形影不离。一起吃饭,进出食堂,也一起散步在校园,直至一起就寝。

  在母亲搬离学校居住后,杨元元也仍前往母亲的出租房居住。

  住在同一楼层寝室的同学说,对她和她的母亲不太了解。这其中,有沟通不多,也有同学们和相对较为年长的杨元元在年龄上形成的差距。但基于不太深入了解的原因,杨元元看上去有点孤僻。

 

上海自杀女研究生曾两次放弃公务员

  钱江晚报12月18日报道 11月26日凌晨,30岁的上海海事大学特困生杨元元死了——她用两条毛巾自缢于宿舍盥洗室内。在自缢于宿舍之前,一向以坚强示人的杨元元最后感慨:知识为什么没有改变她的命运?

  她幼年丧父,家庭贫困,考入名牌大学却从未找到合适的工作;她30岁了还没有一次完整的恋爱,至死与母亲一起生活,且因此愧不如人。

  尽管她笃信“人不可以被打败”,但在这个单一崇拜“成功”的时代里,她是一个标准的“失败者”。她一生奋斗却无法为自己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丝容身之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杨元元之死,并非她一个人的悲剧。

  在理想与现实之间

  在大学过去将近一半的时候,她对当初的理想念念不忘,便开始自学法律课程,并酝酿考法学研究生。

  湖北枝江,一个封闭的小县城。杨元元在这里度过了不算愉快的童年——父亲早逝,一家三口靠母亲为工厂看大门的微薄收入维持生计。1998年高考填志愿时,望瑞玲拒绝了女儿到大连学海商法的请求,理由是考武汉的大学可以省些路费。

  由于不忍向家里要钱,她开始超负荷地接家教和兼职,还常常为省路费而步行往返。不少当年的同学对她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常常夜晚在饭堂擦桌椅,或者把垃圾扫起来并从中拣出卫生筷。

  在大学过去将近一半的时候,她对当初的理想念念不忘,便开始自学法律课程,并酝酿考法学研究生。

  2001年家里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弟弟杨平平考上武大,二是原来居住的军工厂要搬迁,母亲失去住处,一夜间变得无家可归。

  母亲拎着家什出现在杨元元的大学寝室。床太窄,母女就侧身而卧。杨元元上课的时候,望瑞玲就弄些茶叶蛋和豆腐干到教师楼前卖。数月后,望托一个老师的关系,住进了一间只有一张桌子的闲置房,学校也持默认态度。

  很多迹象表明,大学后期杨元元的心情变得越发郁闷,除了来源于越发排斥的本专业外,更来源于变得现实而具体的家庭压力。她的生活如钟摆般精准而机械:上课,家教,帮母亲摆摊……她几乎没有朋友,连亲友都羞于走动,她把兼职的所有收入悉数交与母亲代管和支持弟弟求学,直至毕业后5年才偿还贷款,赎回毕业证和学位证。

  情况在2002年毕业那年继续变坏。一是她的校园爱情无疾而终;二是成绩第一的她却被挤掉了保研名额——据说是被人做了手脚;最后她在委屈和愤怒中参加考研,又失败了。

  路越走越窄

  她开始在《红楼梦》里寻找自身悲剧的影子。“她说她像晴雯。”表妹望妍说,“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糟糕的现实开始危及生存,杨元元需要一份工作。

  但在2002年夏天,抱有同样想法的大学应届生直逼150万,他们充斥着各地招聘场所,拿着再不熠熠生辉的大学文凭,不断调整期望值。但纵然如此,当年仍有大量应届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数目庞大的“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由此催生,现在,他们被称为“蚁族”。

  在相当长时间里,优秀毕业生杨元元很不幸也成为了其中一员。对于一个经济学专业毕业生来说那一年可能并不友好,2002年正是“熊市”当道,全球经济颓势初现。杨元元连一份凑合的本专业工作都找不到。无所事事了几个月后,她进入一家培训中心当英语老师,教幼儿英语,月薪800元,每天两个小时地来回武昌和汉口。

  自卑像一扇屏障裹住杨元元。毕业很长时间里,她都没有配手机,几乎与所有同学都失去联系。“她该如何开口介绍近况呢?”弟弟杨平平说,“说还在做家教吗?”

  挫折感,焦虑感,封闭倾向,成为无数个像杨元元一样的“蚁族”标签。他们眷恋大城市,憧憬好工作,都在等待创造传奇,但越发激烈的城市化,人口结构转变,劳动力市场转型等因素又抵消着他们的努力。这个已逐渐具备社会化意义的阶层,让一代人的青春在夹缝中渐渐失衡。

  杨元元认可这种等待的一个例证是,她曾考取了两个外省小城市的公务员,但最终决定放弃,一是距离远,二又不是“北京上海”。

  为实现大城市梦,杨元元也尝试过打破困局。毕业后她连续三年考研,均无果。她开始在《红楼梦》里寻找自身悲剧的影子。“她说她像晴雯。”表妹望妍说,“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事业上最后一丝激情消耗于2005年。由于受轰轰烈烈的大学生创业潮触动,杨元元倾尽积蓄,与人合伙办一份文艺杂志。一开始信心十足,还租了个像样的办公室,但仅坚持了半年,由于办刊思维的不合时宜,杂志基本滞销。

  弟弟杨平平后来保北大直博成功。或许一同感染了喜悦,2007年开始,杨元元第四次酝酿考研。

  次年,她接到了上海海事大学海商法研究生入学通知。

  外面的世界

  她问辅导员能否将母亲安置在校内,对方建议写封申请书,杨元元写着写着就哭了起来。

  杨元元和望瑞玲不舍得租昂贵又偏远的出租屋,宿舍就很好,还有全天候热水。像大学时候那样,杨元元和母亲每天挤在小床上睡觉。大约一个月后,同宿舍的同学主动搬走了,房间成了杨元元母女专用。杨元元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入学之初就问辅导员能否将母亲安置在校内。对方建议写封申请书,杨元元照办,但写着写着就哭了起来。“她不爱把困难告诉别人。”望瑞玲说。

  等了一周仍无消息,杨元元母女就去找学院领导,说家里有困难,能否解决母亲的住宿。“我和元元一直请求他,说武大当初也安排住处了。结果他说,‘没钱,没钱读什么书?’”望瑞玲说,“回去后元元很受伤,说这里没有温情。”

  11月21日,杨元元宿舍突然来了两个宿管,限令她在半个小时内搬走母亲的所有东西,以后不许再来。望瑞玲看到女儿当时神色有些紧张,不停地赔礼道歉。随后就冒雨带母亲出去找房子,学校地处偏僻,一天搜索无果,最后花了100元住了宾馆。望说女儿心疼得睡不着。第二天,她们找到了一处房子,但当天拿不到钥匙。杨元元因为要排练节目,望瑞玲就叫她回去,说她能找到落脚的地方。当晚上海气温骤降到只有4度,望瞒着女儿在学校礼堂前坐了一夜。天亮后,杨元元知道后非常自责,当即就坐在地上要母亲趴在她身上睡。晚上,母女俩拿到了钥匙,进去后发现是毛坯房。两人和衣躺在地上,抱在一起取暖。

  “不可以被打败”

  她从一堆书里抬起头来,半是交流半是自语地说出那句:“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

  矛盾24号全面爆发。当天上午,望瑞玲和女儿在宿舍收拾衣物。半个小时后,一位年轻宿管看到望瑞玲的登记,跑上来指着杨元元说:“你妈要是再来,你就拿不到毕业证和学位证,你将来什么也没有。”过了一会又指着望的鼻子骂:“你这个乡下来的农村老太婆,不要把你农村的那一套拿到这里来。”一直忙着赔礼的杨元元听到这里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在回去出租房的路上,杨元元又向母亲道歉,说现在还没让她享清福。

  由于持续的担心、焦虑、愧疚和疲劳,此时杨元元已严重缺乏睡眠。11月25日清晨,杨元元突然从被窝里坐起来,语带怨气:“凭什么不让我们住,我要找领导。”接着她又说:“都说知识改变命运,我学了那么多知识,也没见有什么改变。”

  杨元元的死震惊了学校。大批记者闻讯而至,关心着这个平日无人问津的女研究生。校方惊讶于事态扩大之迅速,关停了招待所,并派保安人员监视记者行踪。事件的官方说法是:学校按规定劝离杨元元母亲,并从人性化角度提供房源帮助。整个抢救过程也是及时和尽责的。同时,校方还暗示杨元元有患抑郁症的可能。

  对于望瑞玲来说,现在唯一能纪念女儿的是一堆法律书籍和课堂笔记。而杨元元的表妹望妍,则在这天夜里回忆起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表姐翻着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她从一堆书里抬起头来,半是交流半是自语地说出那句:“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